豆菟

Todd Anderson

  
        我只想说说托德,也只注意到了他。

  编剧对于他的设计就很巧妙不是吗。不用什么更详细的交代,他不善于表达,他不善于相处,这就是全部了。唔,以此倒是衬托出尼尔是个怎样好的家伙,虽然我只是在其中看出托德内敛表面下是多么可爱。(抱歉)而后的剧情也合乎我的猜想,船长叫他吼,他将拟声词说出来;船长捂住他的双眼,他在黑暗的保护下吼出心中的诗。这是解放的第一步?换个角度,电影可以叫Todd解放记。(哈)

  真正让我心尖颤抖的是雪中一幕。

  尼尔死了。

  “尼尔死了。”谁哭着说。

  睡眼朦胧,哦,说的什么?听不明白。是梦境吧。

  雪地上出现他的影子。走的很快,伙伴们追赶。

  “真美啊。”他的迷茫样子让我觉得美,他的笑也让我觉得美,于是那些雪也连带着很美。他心里想些什么?雪是很美,别想别的;雪是美的,别相信别的;什么事物美?哦,无心的话语。这里有一根无法避免的尖刺竖在心头,只要不去想,只要不相信,只要不去触碰就什么事都没有。哎呀,还逃避什么呢。他的死因甚至无用去深思,似是很简单,却又是那么绝望的一潭死水。我知道的,痛觉一定连接着胃部,莫大的伤悲最后都汇集到胃部,人的躯壳为一根粗壮而哀伤的神经连接。他跪下,蜷缩在雪地中控诉。他的声音为喷涌而出的悲痛哽咽。

  没什么感想,就是很美。他本来也是个漂亮男孩,起先总低下眼睛,沉闷的。偶尔将那双眼睛抬起,腼腆笑着,记着别人做过的事,看在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酿成心中的诗句。他没有变过,假若情绪的放开不算变化。尼尔对他很热情,这正常,谁舍得让他独自待着。

  Todd Anderson,我想某些感受自第一眼便印在脑海了,这是唯有我们二人之间的,或者只在我心里。倘若我的话叫谁以为明白了我对你的心意,那一定是笑话,我们都知道缘由。美从一开始便诞生,不是演员,不是导演,不是情节,不是你,最强烈的感受席卷我的那刻我便意识到了一切。唉,我的眼前无法浮现你的模样,可是闭上眼不去想像时反而清晰:笑容时也像蹙着眉,唯有眼睛闪亮,唯有唇角带着羞涩的弧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