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消亡】

歌曲:the stagnant pool——Felt   

    真冷啊。可是他觉得自己手心却在冒汗,那汗水也是冰凉的,叫他愈发意识到寒冷。

    目光所及都是虚无的银白。这些细碎的银白色还在飘动,透过缝隙,就只剩下雪与白之物相对的阴影。再没有其他事物了,连带着他的内心也漂浮了——被这些可悲的白色填满,却是不能被挤压的空虚。

    真冷啊。他渐渐感受不到自己的四肢,偶尔传来的刺痛只叫他舒爽。他躺在这片白色中间,被自己的体温灼烧,深处地狱的寒火中。一次又一次,本能的逃脱,意料中的被钢叉刺中,重回冰冷刺骨的火中。

    现在,到了一切的尽头。他终于是爱上这挣脱不了的火焰,学会从中汲取温度。他将最后一次体验这感觉了。寒冷马上将冻坏他,这是他注定的结果,落叶归根般的凋亡。愉悦从那还微弱跳动的胸腔中绽放出来,这想笑的感觉太过强烈,他的全身感到一阵酥麻。身体开始灼烧刺痛起来,雪盖住他的小腿。他痛苦不已,他快乐不已。

    他不悲伤,埋在心里更深处的盒子即使到死他也不想打开,那里有着他的一切,触及所有情绪最深处。有些事情就是不能见着阳光空气等一切美好事物,但它却是这些完全不能比拟的宝藏,它的美好甚至让人不敢翻阅。单是密封起来,成为一辈子的重担也让人心甘情愿。

    他取其表象,乌紫颤抖的唇间反复念叨那个名字。真好啊:他痛苦不已,却因为一个名字重新亢奋;他的脑子无法运转,甚至想不起有关这名字的事情,可是,可是,为什么轻轻念起的时候让他的心终于有了充盈的感觉,哪怕这是更深层次的折磨,哪怕这名字勾连起的悲伤让他如溺水般喘不来气,哪怕他快要忍不住将盒子打开……不行,唯有这个不行。他可以让自己陷入更深的地狱,可是箱子里的事物是说什么也不能取出的。背负这个已不能承担的箱子是他含糊聒噪的脑子中唯一清晰的念想。

    在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在连幻想也要消散的边缘,箱子趁他瞬间的松懈打开了。他在解脱那一刻看见,漫天飘散的纸片中,那个人由鲜艳瞬间变为褪色直至消失,种种样子。这些纸片在阳光下的那一刻熟悉怀念和痴迷震撼着他。随即,无尽的绝望和悔恨向他袭卷,他的心里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

    最后一片白色落下,遮住他狰狞面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