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菟丝子/三】

好了好了
之后主角应该就出来了
(磨叽的我

      看尽那些果子纷纷成熟又落下,转眼腊八已在老太太家过了一年。在腊八那天过完了生日后,腊八天天掰着指头算日子,一天、两天……过年那天便能回家了。腊八笑着,想象到时可丹她们如何如何缠着自己,想着父母如何如何安慰自己、再给自己揣些好吃的。她用眼角瞟着姥姥,那个老太太依旧耷拉着嘴角干些杂活。
可惜姥姥没法一起去呢。腊八心想。
      “姥姥,你要不和我一起去过年?我家可大了,还有一只白狗。它可懂事了,我每次将它两只小耳朵压在脑袋后头,就跟个小土豆似的。”她说着用手比划出一个圆,挡在坐在小凳上剥豆荚的老太太眼前。老太太看得心烦,抬手将腊八两只细细的胳膊拨到一边。
      “去去去,别来烦我。”
      腊八撅着嘴跑开。

      过年了。
      家家杀猪杀鸡,大铁锅里的炖酸菜配着素色的肥肉和瘦肉加之新灌好的血肠一并冒着热气咕噜咕噜地翻腾,一旁的小盆里放着刚用面粉炸好的肉丸。腊八不喜欢肉丸,她总觉得自家炸得肉丸没有别人请客赶礼时的好吃,分明没有肉,只是面偏偏叫做肉丸。她其实是分不清肉丸和耦合。食物的热气将外地整个围住,刚从外面进屋的人若是进了这里脸上马上就发了温暖的潮气,好像这里的将人体内的冰都蒸化了。孩子们则喜欢守在门外,等到时机成熟了一把打开门,看那些热气都涌出来,顺便叫大人们喊骂一顿笑着三五成群的跑开去别处捣乱。他们最是能感受气氛了,过年时空气里散发着的热闹早让他们蠢蠢欲动,而大人们现时也会格外体谅,任他们闹去。
      腊八从旧衣柜里翻出姥姥新做的棉衣,一大早就下了床准备着。等到天大亮,她才老远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哥!”腊八大声喊,一面快速向下跑去。“别人呢?就你?”
      “你还想要谁。”威子说。
      腊八撅了撅嘴,闷头跟在威子身后,这么久了,她竟有些不知怎么和他搭话。
      “旺财这么样了。”她跑到威子身边看着哥哥的下巴。
      “很好。”
      “它又下崽了吗。”
      “没有,不过带了一窝崽。”
      腊八想着姥姥家没有狗,提高了些音量又问:“那下了给我带去吧!我们那里没有养狗。”
      “竟然没有狗吗。”威子有些惊奇,“那行吧,过完年我觉得就该生了。”
      腊八笑了,心里想着刚下的小狗崽,而且可以自己占着。她张口还想问些什么,威子在前面突然小跑起来,她于是吓得赶忙迈起腿追上去。腊八看落得远了便大声喊起哥哥,哥哥停下来笑嘻嘻地回头望着她,腊八匆忙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喘着粗气。威子见状身子往前一沉作势又要跑,腊八将手缩紧吓得气也不敢喘了。然后她也笑了,这是哥哥以前总爱做的伎俩。
      再看见那大门让腊八有些恍惚,旺财见有人来了马上跑到大门前迎着,先一时还怔在原地望着腊八,有些想不起她了。腊八肚子里猛地泛起酸,她蹲下身子将一只手伸向旺财说:“旺财,旺财,你忘了我吗?”旺财的耳朵一下子立起来用力摇着它那脏兮兮的毛尾巴,扑过来舔腊八的手和脸。腊八两只手压住旺财立起来的小耳朵,那张小狗脸上大大的眼睛都有些上吊的感觉,变得有种莫名的可爱,腊八在嘴里念叨着:
      “小土豆小土豆,你竟然敢忘了我,白喂你那么多好吃的。”
      王英这时从屋里出来看到腊八,“别摸那狗了,看它都脏成什么样,快来洗手吃饭。”
      腊八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变,这让她心里有了丝安慰和力量。她起身拽住哥哥往家里走。
      在姥姥家呆久了,看到这样明亮的灯让她眼睛有些不适应,家里有些固定物品的摆放变了地方,除此之外并没什么大的不同。她走进最里的屋子,那张回忆中总嫌小的炕竟有这么大,可丹和芽丁两个背对他们坐在炕上摆弄着纸牌玩。
      “不对,这张摆错了。”可丹一把夺过芽丁手里一张牌换到另一个地方,芽丁则睁大眼睛看姐姐怎么摆的。像是注意到什么,芽丁回头看了看,指着腊八说:“人,人。”可丹听了也回头,看见站在门口的腊八。她先是愣住了,然后高声喊:“妈,她怎么来我们家了?”
      王英在旁边外地里听到笑着说:“说什么傻话,她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啊。”
      可丹站起来,插着腰看着腊八说:“不对,她是上面那个老太太家的,你让她回去,她不是我们家的!”
      一旁芽丁看可丹突然这么气愤也在边上搭着腔说:“回!回!”
      威子看不过去,呵斥:“这就是你姐姐,快下来。”
      可丹哭着下来,光着脚扯威子的衣服,“哥哥你过来,不要和她站在一起。”
      腊八心里吃惊的已觉不出其他感觉,见可丹拽着哥哥赶忙也上前抱住他的胳膊,“你骗人,哥哥才不是你的!你放手!”
      “你才骗人,你明明就是住在老太太家的,哥哥又不在那,他是我的哥哥。”
      小芽丁不明白,只知道帮姐姐,也登登登光脚下来帮可丹拽着。
      腊八看着小弟,又想着自己在姥姥家的这一年,大声哭起来:“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们!”
      威子嫌吵甩开她们走了,王英呵道:“大过年的哭什么,你们这两个死丫头片子!”
      可丹跑上去抱住王英一直说腊八不是她们家的,要她走。腊八则在原地和她还嘴说骗人之类的。老汤上去一人打了一耳光这哭声才转为抽泣渐渐止住了。
      饭桌上,老汤倚在炕沿,腊八紧挨着他,然后是王英抱着芽丁,可丹坐在王英和威子之间,这是可丹自己安排的,并且显然平时家里人都很听从她的指挥。腊八将头埋进碗里,心上酸溜溜的疼,她的眼眶又有些红了却硬憋着忍住不掉眼泪。
      “看啊她哭了。”可丹笑着指给别人看,随即被威子和王英瞪了眼。而腊八是看不到了,她再也憋不住让眼泪全落进米饭里。腊八将米饭快速吧啦到嘴里,旁边他们好像说了什么可腊八全然没在意,她把空碗扔下穿上鞋子就跑开了。
      腊八站在屋子门口,听见可丹不住地问:“她是不是不是我们家的,她是不是不是我们家的……”王英大概是烦了,含糊回答声:“嗯。”然后说:“快吃饭。”
      明知是应付,腊八彻底凉了心。她推开门在窗户喊了声:“我走了。”王英用眼睛示意老汤快追出去,老汤没看见。威子就飞快下了炕追出去。他看着妹妹脸上的泪痕没说话,将人拽进外地新挖了半碗米饭再从锅里盛些热乎炖酸菜推到她眼前,“吃。”
      腊八接过碗,默默吃了。
      吃过饭,腊八执意要走,王英看天还亮也就沉默着应允了。腊八走在前面,威子盛了些炖菜拎着跟在后面。
      “可丹还小,不懂事。”
      腊八点头算是回应。
      一路上已经能听见有些人家放鞭炮的声音,这里一声那里一声的相互回应,腊八心想姥姥那里肯定就没什么声音。
      威子回去了。腊八进外地看姥姥一个人咬着凉的肉丸锅里炜着剩菜就坐在那吃饭,她走上前抱住姥姥,决定再也不回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