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8.28】

今天很平淡,今天不一般。

今天没有晴朗的天,今天我一直坐在书桌前。

今天该是很无聊,可一抹奶油的香气总萦绕鼻尖。

谁偷吃了蛋糕?

哦,想起来了。今天本要做一个蛋糕。此前已经透露端兆,一切都等待这一时。

已经入了秋,寻不到什么鲜嫩绿色,门口的艾草也早已打蔫变色。不过我还是截下一枝,放在碗里碾碎。这样的灰绿大概泛着苦味。

唉,烦恼。

奶油是透着可口黄色的白,永远这样。它是甜的吗?我该再加些蜂蜜吗?那似乎太奇怪了。不过我用力将它们打到最蓬松柔软的状态。

再来些亮粉的糖沙,哈哈,我永远记着那一幕,那个阳光下的……这样想来再混合几片浅粉的花朵,它和那些艾草末可是绝配。我想起她鹅黄的外套,还有只见过一次的襦裙(大概),我早已记不清模样,可总想再看一遍。于是这只黄色的小鸡仔啊,既然你这样小,既然你这样乖巧,就在蛋糕上坐好。

我爱浅浅的蓝,它是点缀它是主角。我从记忆里掏出一块蓝色的手帕,其实它也只存于记忆,是我方才刻意捏造的(笑)。为着不规则的美,它得斜斜地、状似不经意地搭在蛋糕一角。

还有什么?一只白兔!就趴在那只帕子上,是扭蛋滑落时随着小鸡仔一同来的那位。它们可是好朋友,不能分开。

林子里有些吵,他们在某一时刻都听见风声。我只能小心翼翼,为每一次落步谋求路线。蛋糕在臂弯的篮子里,还是安全的。我的背弯曲,呼吸声也细微。有人跟在我后面。他悄悄地,眼里紧盯我的篮子。他后面有一只狼,也悄悄地,龇牙跟着我们,唾液打在脚下的枯枝。它后面还有什么,我不清楚了。

我无法甩开他们,他们跟在背后等待时机。我的目的地是林子深处一座高耸的城堡,长头发的公主曾住在那里,底下长了一片鲜嫩的莴笋。后来她们都死了,只有城堡屹立。

阳光透过树隙落在我们身上,我心情舒畅,忘乎所以。好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放弃隐蔽,重重踩踏那些枝叶,声响使我痛快。他们吃惊,而我高兴。

突然的变故让身后的人摸不清头脑,他走了。狼还不肯放弃。我喂它吃剩下的艾草,它的味觉受到刺激,那些甜腻的蛋糕于它变得索然无味。它不甘心地咬咬我的衣角,我揉揉它的脑袋。那双挺立的耳朵变得没有精神。它毫无威慑力地瞪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顺利来到城堡。透过顶层仅有的那扇小窗,我看见她鹅黄的裙摆。

今天是这样的颜色啊。我暗忖。

我有些犹豫,有些羞涩。

我将篮子放下逃走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