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赞美黑夜】

赞美黑夜
赞美波普爵士   

    他走在路上,头脑发热,注意力无法集中。黑夜是危机四伏的,然而当你一身落魄,举止疯癫,那么她又成为最好的保护。这是哪?这个地方叫什么?想不出来。

    他邀请黑夜跳舞,这位迷人的女士有一头松软的黑色卷发,她的唇角总啜着笑,好像对什么都有一些看不起。除此之外呢,她是不能被看穿的,她的妆容氤氲着水汽,模糊了那些靓丽色彩。还有那双眼睛,点睛之笔!微微下弯的眼眉,眼角泛起醉人红晕,平添几分羞涩。她难道也喝了酒?

    女士步伐轻盈,每一次踱步是猫儿的伶俐。她是那么美好,她的美本不该被像他这样的人践踏。可这位女士只是顽皮地笑笑,大步踏入他们这样无可救药的领域。她自甘堕落?不,她就是唯有淤泥中才能催生的艳丽花朵。所有人都应为她折服,所有人都不可自制的被她吸引,只因为没有人能够从这片浑浊中挣脱。无法摆脱,假意掩饰,最终谁都无法成为她。她接受污浊又站立其中,她的色彩在出生时便形成,此后也不会改变。

    女士在他腮边落下一个吻,混合着夜的凉气。谁又能知道他现在是否是清醒的呢,黑夜给他冷静却让他的思绪随着广袤天空漂泊,一会就飞到从未到达的位置。在一件事上注目太久会迷失真相,可唯有这样的偏颇才能体会到新奇的快乐。

    女士趁机拍打他的肩膀,要自己的舞伴回神。

    “你总要想那么多吗?”她的声音像醇酒入喉。

    “抱歉,夜里我总停不下思绪。它们全部向我涌来。”

    “是啊是啊,思考总是好的。可是它的作用过于缥缈了。”

    他疑心,眼前的女士已经是缥缈之最。

    “你这个坏小子,反而来怪我了?我可从没从自己的舞伴身上分神。”她的语气带着些埋怨,装模作样地埋怨。他觉得自己陷入了爱情。

    “抱歉。”他显得呆头呆脑。

    尖锐的猫叫和着蝉鸣,以及无数不知名的小虫似乎都接受了什么信号,一齐喊叫,一齐沉迷在自己的声音中。晚风撩动她柔软的发丝,拂过她的脸颊,落到他的脸上。香气从她身上荡漾,跳动在两人之间。空气显露形迹,变得可以触摸,向黑夜中的一切施加压迫。她将指尖交给对方,跳了一支火热的舞;她将后背靠在他的胸前,优雅转圈;她的高跟鞋一下一下清脆敲击地面,让人痛快。

    他的困倦被揉碎在一支支舞中,被碾压在她的脚下。它们变成飞沫坦荡地回到他的身体里,他在困倦与清醒极致的边缘——那是梦的地带。他的脑子再装不下除了眼中的一切事情,甚至连思考都做不到,凭借本能完成女士的每一支舞。他不想结束也不想改变,就让他们像行尸走肉那样一直跳下去吧。

    “如果要问拿什么来感谢我,用吸管去喝薄荷水吧。”
    他愣神,女士转身,在晨光即将触及到她时消失了。他在想薄荷水,他为自己没有再得到一个吻而失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