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jaydick/他是最美好的】

刚入坑,超喜欢这对就动手写写
漫画没补多少,只能写au(无奈)
战后au,短小如我,ooc严重

#蠢货回来后激动到难以入睡的傻货  

   他看着对方下了那辆绿皮子火车,四周是热切的人群熙攘间泛起的温暖热气,明明是寒冬,明明是麻雀也遮盖不住的苍枝,没有人觉着冷,他们只会解下皮帽和围巾注视着从火车下来的人,呼唤着同伴。

    在对方抬头的一瞬间他们就对上了视线,那只眼睛因为长久的分别变得令人怀念。他的心轻轻躁动,等待着一个信号。

    对方笑了。因为总紧绷面容,不肯有半分松懈。于是他笑的时候就像化开的泉水,给人酥麻的舒适。

    他回来了,这真好。他终于也忍不住上前几步,这时才能好好看看对方。他的头发比离开时短了些,蓬松地摇曳,可精神很好,背挺得笔直,五年的磨练让他变得愈发遥不可及。这让人心情复杂,很骄傲也有些失落。可他很快振作起来:

    “杰森,我快想死你了。”十足的好哥哥语气。

    “嗯。”杰森轻轻地哼一声,片刻后许是觉得过于冷淡,还是补充一句:“我也是。”

    这是天大的惊喜,迪克后悔没有拿出相机记录下这表情,又愤恨相机仅仅是画面的定格,他可是连那句话也想永久保存!然而现下已经无法弥补,迪克拼命地回味杰森刚才的语气和表情,希望它永远色彩鲜明。他几乎能想象到提米的白眼,可那又怎样。

    杰森走的时候没那么愉快,他跟家里彻底闹掰了,或者准确的说是和韦恩——所有人尊敬依靠却难以吐露心声的那位。迪克又想起杰森离开的前一天,他自己和杰森也狠狠地打了一架,用拳头抡在对方脸上,用暴力宣泄内心的一切情绪,用争吵作别。那之后再没有交流,尽管他和韦恩一直悄悄关注杰森的情况。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天知道后来战况恶化看着每天传来的噩耗和逐渐增多的伤员时他的心一天天收紧,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地。他停止回忆,侧头看走在旁边的杰森。还好他回来了,一切都没事了。
   

    迪克也早已搬出去住,说实话,从这边的战事结束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罢了,他每次躺在自己小小的屋子还总有不真切的感受。这栋楼也半新不旧了,内里是安定后的趋于平稳,人们在自己的小门里固步自封,颇为和谐。楼道的灯不大好使,借着从小窗户透出来的幽幽蓝光迪克这才发现天已暗下来了。他住在五层,门的上面燕子筑了个小巢,有时会叽叽喳喳地吵。他笑笑,听说这是好的预兆。

    屋子很小,门口旁边就是洗手间,屋子里靠墙放着一架单人床,然后是一张书桌,一个长沙发,一个储物柜,这就是全部的家具了。不过各处都是乱糟糟的,迪克头一回发现自己东西原来这样多,怎样摆都无法整齐。

    “我得收拾收拾,找出两个睡觉的地方。”

    他想杰森大概很累,就先将床上的杂物都扔到沙发上,整理好被子和枕头。

    “要不要先洗一个澡?”

    他看见对方点头。“直接用就好,不过水的温度不太稳定,可能时冷时热。”

    后来杰森躺在床上,迪克躺在沙发上,天已经黑下来,彼此都变成模糊的轮廓。迪克能听见对方细微的呼吸声,一下一下,平稳而结实的敲在心上。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无法想象,可他就在身边。迪克想过去摸摸他的脸,揉揉他的头发,最好还能够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只为了证实他是真实存在。后背的旧伤隐隐作痛,入秋的夜晚变得寒冷,街道不时闪过的车灯让他视野里的人忽明忽暗。杰森的脸上带着睡梦中的安详和疲惫,一切都在用落叶归根般的平淡告诉迪克这是真的,不要害怕。

    他稍稍放了心,涌起满足的睡意,可他还看不够,强撑着注视那个方向。杰森呼吸声变了变,微微翻身,迪克的全身心也随之被牵连。杰森睁开眼睛,看见那个不愿睡觉的傻货。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和含糊,因为睡意带上懒散的鼻音。

    “快睡吧。”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