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梦】


前一阵子总在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事,因为太遥远了,但凡一点不耐的感觉都没有。可是最近遇上了最真实的事,那些虚无缥缈的就成了无法抓住的。

我心里想着要自由,要尊重自己心底的渴望。我在本分中抽空做兴趣,以为那就是我的努力,超乎常人的努力。殊不知其实这是更可笑的逃避,较之常人反而成了其所不屑,也是我不屑的。那些个美好的白日梦,非得经历了痛苦与不耐的一个又一个循环才得以实现,等真做到了也就无所谓做梦了——也许惊讶,却都为意料之中。

我仍止不住的做梦,心里却清楚梦做得愈多对我也没一点好处。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也就剩一点点可悲的梦了。连些别的期待都没有了,我也就只敢期盼期盼我自己,别让我放弃,求求自己。人的胸膛里大概真的是荡漾了一口气,憋上就是活生生的,要散了也容易。我那口气在最危险的边缘卡在喉咙,再散一点都没了。先前毫无察觉,如今是因为我想放弃。

不是放弃做梦,而是放弃再看现实。梦里也未必是好的,起码现实还在我能预期的范围——最差也不过无人理会——他多冷淡。梦里就不这样,色彩秾丽使她心高气傲的不甘平凡,连绝望都是跌入深渊无可比拟的。

我多爱她。绝望也是最强烈的喜悦,狂喜也因为一无所有的绝望不安,混乱交杂间我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看啊,我又做梦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