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温存】

   街角电话亭旁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俯身借着微弱的光,仔细看手中的纸片。另一个面向街道,用力哈出气,而后掏出一只烟点上。

  看纸片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将纸片叠好放进兜里,看着旁边人。

  怎么?

  Andrew抽出烟,也给Brendan点上。

  “走吧。”他的小乌鸦这样讲,困倦将两人笼罩。

  没有交谈,当人们过于熟悉,是否沉默才是自然。Andrew觉出自己眼皮的沉重,他只想回去睡觉,其余一切都变得麻木而机械。

  一只手握住他的,同样温热,同样厚实。他想起自己曾握住的那些女士的小手,仿佛连骨头都是轻软的。他轻笑,两个男人之间的牵手实在引不出任何遐想。可确实是有些可感受的:现在是凌晨三点,大概,路上少有人在,连街灯都显得更为昏暗冷清;一切也是静的,脚步声、交谈声、呼吸声,寂寞具象开来;他们牵着手,借着夜幕的遮掩,困倦却消散在烟里气里。他们松开了手,仿佛梦境突然破了。

  露天咖啡馆,橙黄灯光自照出一片境地,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怕破坏这种静谧。他们路过花园,花儿在夜晚依旧开放,是啊,总会那里。狗儿被声音吵醒,甚至懒得吼叫,它应是想保持警惕,可趴了一会,又是睡了。

  他们的路途在巷子口停止,甚至来不及到阴影下,地上的影子便纠缠在一处,满心的温柔成为恋人之间的亲吻,没有理由没有源头,只是想倾洒情感。

  女人的鼻息是缠绵又柔弱的,仿佛气息都会勾人。Brendan不会勾引人,他只会用同样有力的鼻息诉说自己,打架似的吸允表达温柔。唉,又在比较了。两只棕色眼睛眨了眨,全力拥吻绿眼睛的幽灵。

  他们在车灯刚刚闪过的时候分开,内心激荡,面上全无表现。

  他们只是肩膀挨着肩膀,走回住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