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死后的河】

  短相守,长相忆。

  河流清浅,在日下闪着亮。

  细看,河里哪有什么水,生命破碎在地上,烂进土里,被这河流奔腾间带起的气息卷走,全聚集在河里了。倘若生命真的有光泽,这光泽也只有在挣脱肉体的包裹下才能展现。它们的终点是一潭死水,上面没有一丝波纹,光线在此被吞没,因而成为生命的眼睛无法看见的场所。河流汇集于此,无处排解,便只能向下翻腾,也许到某天连地的最低点都被消磨殆尽,这潭死水才终于能够绽放活力,却瞬间凋零。

  我茫然的翻动石块,想寻找其间迸跃出的小小一粒碎片。河边的青草上都蒙着一层晶亮的颗粒,那就是生命。可惜远没那么好找。我有预感这是一次有始无终的寻觅,我的努力换不回任何结果。可是仿佛是为了心安,仿佛是为了证明,仿佛是为了不甘,我的头脑一遍遍诉说放弃,我的手还在一次次寻觅。

  找到又能如何?确确实实是碎了的,我无法拼凑。可是那也是一粒糖砂,我含在嘴里,它瞬间化了,我尝到绝妙的快乐,随即涌起更大的失落。从此一生深陷于此。唉,我曾找到过一粒的,可我抵挡不住品尝的愉悦快乐美好沉醉追忆,掉落陷阱。

  若是找错了。[我浑身发抖]这些颗粒又是最难以忍受的苦涩油腻温热恶心。搅毁人的脑子,深入大脑皮层,恶心的湿热攀进脊髓,粘稠液体从皮肤渗出,肝脏往头上跑,血液向脚底沉。我得去收集大量的中草药,越苦涩越好,一口吞掉,大口咀嚼。起码它的苦味是脆的,回味是甘的。苦味像是振动的乐叉,我因为一种痛苦忘记另一种痛苦,这振动好像电钻刺入牙齿的酸软,却更锐利——它直激头骨。

  等我醒来,一阵茫然,天空的阳光刺透我,我变得透明,这是另一种苍老。嘴里干涩,却只能呆望着旁边的河流,而后低头继续自己寻找的业务。

  我在找什么来着?有一个影子一闪而过,转头回想只剩下空白。可我仍在寻找,错误吞下越来越多不属于我的颗粒,越来越忘记该有的是什么。然后在一次次苏醒的间隙,绞尽脑汁榨干回忆和感觉,将属于那个回忆的事物吸允到苍白褪色。我是叼着骨头的老狗,行为习惯远超出其中意义。

  不知还要多久我才会消失不见,想我消失一定没有一点颗粒掉落,我的记忆消散在无尽的寻觅,我的生命早已失去意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