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医院】

   苍白的光。熟悉的气味。

  Andrew眯着眼睛,强迫自己去看这地方。

  他在医院里了。

  已经很久没来这地方了。其实也没多久。上一次是被Brendan捡进医院,那是第一次见面。这是一个怎样纠结又矛盾的人啊:总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却愿意做许多人未做的事。那天他从冰冷中醒来——是个深秋,这个青年就坐在一边,眼里闪过来不及闪躲的担忧和放松。他额前几缕头发贴在脑门,大概是被汗水打湿过,腿上盖着刚放下的旅行杂志。杂志边角卷出漂亮弧形,他都能想像得到青年从阴影里脏兮兮的架子上取出它的模样。

  对方在他胡思乱想的发呆中沉默,而后嘴角微微抽动,最后开口:“嘿……医生说你状态不好,最好不要在这样的夜里外出。”

  多么善良的人。他和医生都了解自己的问题,而青年却在用最含糊的口吻劝说。

  “这样啊。我从来都无法拒绝出门走走的诱惑,尤其是在夜里。”Andrew摆出自己最灿烂又标准的笑,Carol曾说这笑容有很强的迷惑性,正是他想要的。

  “抱歉,能把窗户关上吗,我有些冷。”

  青年扭头,“它是关上的。”

  “不不,这医院的设施显然没那么完美,看看窗帘后面,它隐藏起来的间隙可比你想像得大多了,而且他们极爱跟病人开这样的玩笑。”

  青年扯了一下窗帘,那些滚轴也早随着时间凝固在原处。

  “窗帘也只是个摆设。”青年嘴里学着Andrew念叨,而后回头用眼睛表达他憋在嘴角的笑意。

  “哇哦,两扇窗子的边缘边缘正好叠在一起,留下这么多的缝隙。”他使劲把住窗户两边,窗户惊声尖叫,不甘地摩擦着、滑动着。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厌倦了用一个青年来代替。”

  “Brendan。”他的小乌鸦说。

  

  同样的灯光,是否能够让人永远深陷回忆。

  Andrew四下环视,没有人。唉,他凝视旁边的窗子,这家医院造得太过严丝合缝,让人引不出一点幻想。他在精确的几何体中住下了,一切规规整整,有棱有角。他打了一个寒噤。这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尽管屋子里温度适中,却更叫人恐慌。

  他的双腿在触及地面的一瞬间才让他发觉自己的瘫软,他重重跌在地上,双手挣扎间扯住的被子随自己一起滑落。往下,往下,往下。无力感将其吞没。

  我躺在地板上。病床单薄的铁架下那大片空隙真是恶心。蚂蚁、肉虫、蜗牛,它们混合成一团,就像孩子嚼过吐在手上拉成丝线的口香糖,他将这团废物伸进面粉袋子,然后是玉米袋子,颗粒状的、丝线状的、块状的、粘液的……它们从床下的阴影处走来,在躺倒的我眼中那样巨大。我无力拒绝,仿佛陷入一摊恶心的绿色粘液,它像我涌来的很缓慢,可是我逃不掉,只能眼见它逐渐吞没我。

  愚蠢的梦境。

  Andrew站起身。他仍在这沉默的小屋子里。既然不是Brendan,别人凭什么敢将他带到医院。他向床上吐了口水。

  严丝合缝的窗户,在破碎声中重现本来面膜——满口利齿,得意地笑着啊。

  

  我爱你。

  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还有什么不敢想的。

  我爱你,每时每刻,我的大脑中充斥着对你的肮脏念想。其实也没什么,我们还有什么没做过。

  我真的爱你吗?

  

  水流打在浴室的冰冷的瓷砖上,这声音怎么会这么冷漠?

  喷头开到最大,也许是热水,也许是凉水,什么都没有他的躯体火热,什么都没有他的心脏冰凉。

  看啊,Brendan就站在这里,拥抱着他。水流冲走他脸上可能存在的液体。他们的鼻息融化一切。

  该死,他尝到自己的泪水了,他甚至能感受到无法控制的这些泪水在向外流淌。他闭紧双眼,双手固定Brendan的头部,仿佛他没有生命,只是任他摆布的什么。

  后背的双手攀到眉头,想要抚平他拧结的眉头。他的脸会有多么狰狞。他还是忍不住睁眼去看,那双绿色的眼睛像是墓地的幽灵。可是Brendan的眼睛没有看他。对方眼睛低垂,睫毛湿润而颤抖。他用舌头去舔那颤抖的幽灵。这只幽灵也在哭泣。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滑下墙壁,他们蜷缩在浴室的角落,在明亮暖黄的灯光下交织阴影,拥吻在一起。

  他咽下自己的闷哼声,却享受着身后人不时流露的粗喘。他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流尽,然而他还是看见Brendan被泪水灼伤的指尖。他被推到墙上,水流孤零零的冲到Brendan身上。

  这太寂寞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

  Andrew努力挺起身子,想一同进入水流,却一次一次被撞到墙上。

  “抱紧我。”

  Brendan有些停滞。

  他在对方脸上猛地挥了一拳,毫不客气。

  他们性欲高涨,然而怒气更大。他们的拳头仿佛要至对方于死地,然而某种心照不宣使谁都不会死去,或者危及生命。某一刻,Brendan是最大的仇敌,然而一转眼,他又是那只迷人的小乌鸦了。他首先投降,笑着亲吻Brendan的伤口。

  他的小乌鸦也用亲吻代替拳头。

  我们真的不要在一起了。

  我看不见一点希望。

  谁向地上呸了一口血,血末被水流冲淡。他们竟然重新开始做爱。

  绝望让人喘不过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