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冻僵】

   有人听过他最喜欢的季节吗?是冬天。不为了下雪时的银白闪亮,也无关哈气时打在脸上的那一点暖意。单是为了这将一切冻到僵硬的寒冷,也值得去追求。 

  有一个预言,Andrew在很久以前便深信不疑。这预言没有任何人曾对他说过,他也从未告诉过别人,这可能是从前一个念头,逐渐变得强烈。可是也多有预兆,尽管这预兆只是自己明了。好吧,不掩藏了——他会死去,在很早时候,因为未知的某件事情。谁能想到,连他自己也不曾清楚。他从未有过结束生命的念头,却几乎无时无刻没有无意识地呢喃:“我要死了。”然后惊觉,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就要死了?他心中不恐慌,只是惊讶。唉,倘若是命定的结局,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他正独自坐在风里。Brendan不知道在哪一时被丢失了,他本想去寻找的,他确实寻找了,走过每一处熟悉角落,惊叹于它们给予他的陌生。他的小乌鸦!他找不到了!

  晴朗天气,风中同样蕴含力量。冷啊。然而他只是蜷缩在阳光充足的角落,用手指描摹地上的晶莹沙粒。那薄薄的一层小沙子啊,轻易就被堆到一处,而后被手指挑拨的别处。

  冷啊。手指逐渐无法活动,一会突然生出暖意,一会又僵硬的刺痛。可是他仿佛被某种魔力控制,一直划拉那些沙子,挑出一个圆,填杂许多胡乱的线。那是Brendan。

  “哦,原来是他啊。”他小声嘟囔,然后低低笑出来。

  快乐啊。开始时手指还被地面划得疼痛,此刻已经毫无知觉。他看见阳光攀上指尖,隐约觉出暖意。这是否就是石头感受到的?

  他将手抬起,将手指贴到嘴唇,很凉,很硬,真的像一块石头。

  他的故事是否即将到达尾声。

  冷啊。

  Brendan在哪。

  快回来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