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留存】

   请在你看见他之前挣脱,不是眼睛的看见,而是他变成一种渺茫的、不属于他的影子,成为一种印在大脑皮层总能状似清晰实则模糊的属于你的灵魂。

  有时这灵魂只有一双眼睛。你看着对面的人,所想起的是许久之前她对你的一下眨眼。睫毛忽闪,眼睛明亮,你看见她了,你记住她了,你无法挣脱。当你以后面对她时,她的样子被你脑海里的灵魂覆盖,你在她的脸上寻觅,逐渐放弃寻觅,她与你脑海中的灵魂融为一体,你沉迷了。

  有时这灵魂是一束阳光。你觉得自己是讨厌他的,你从未盯紧他的脸观察他的样子,可是在一个寒冷的清晨,他甚至没有看向你,只是阳光在他脸上留下一条影子,也许是瞳孔,也许是额头,也许是唇角,总之哪里照亮你的眼睛。他的相貌发生巨变,一切任性无礼都只是在妆点他的可爱。

  晚了,已存于脑海,哪怕描述不出对方在自己脑海的灵魂。

  他们坐在树荫下休息。Andrew咀嚼那个香甜的花生酱面包,头脑封闭,忘记身边的人,深陷于自己的思想。他总有一腔温柔向别处倾洒,而对于自己总是沉默的,仿佛人生来便应如此沉默。

  他们出来得太早了,现在还是正午,太阳毒辣,却只是刚刚显示威力,还未将地面上的一切事物射透。他紧盯明亮到失了色彩的太阳,那光芒能赋予事物颜色,也能轻易遮盖住颜色。他眼中的事物就在褪色。天空的蓝在消失,远处山坡的翠色也在消失,世界是一团白色的光,他身处其中,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枯燥。

  Andrew抱紧自己的膝盖,那双腿又开始无原因的疼痛,骨髓中的红蚂蚁不知何时爬出,已经形成可怕的群体。

  往常不会这样。这是怎么了?

  他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人的。

  Brendan就坐在那,很近的地方,看着远处,目光呆滞,和自己一样。

  视野在一瞬间变得生动,Brendan微微发绿的瞳孔中还夹杂着不易察觉的鲜红,将色彩从巨大的光团里拉扯出来,他看见对方灰棕的夹克以及摆动的发丝末梢。原来这样的空气里仍有风在留存,原来他们一直呆在林荫。

  他看见他了,一颗迷茫的灵魂。

  是怎样的感觉?一个多么相似的人啊。他们可以沉默的享受午餐,也可以像疯了一样将车窗全部摇开,在无人公路上驰骋。他们相互全然没有了解,却默契的知道什么时候沉默。

  发现一个灵魂同样让自己活过来。他为着无法解释的原因快乐,那快乐深刻到使人产生想落泪的冲动。明明对未来连一点可构思的地方都没有,可他就是想象着——以后的见面,怎样也无法克制。

  仿佛蒲公英的种子终于沾染尘土,仿佛思归的旅人终于踏上归途。一个灵魂,与所有人无关,与灵魂本人无关,只在脑海里不时闪现又沉浮的灵魂!看见的那一瞬间即是永远,他抓住他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