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噩梦】

他的肩膀总不时耸动一下。他的梦境是什么样子?永不停息的坠落?那里应该是灰暗的岩石,他就站在那些锐利石块的边缘,以为自己能够保持平衡,却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跌落。

他想为自己的小乌鸦难过,却不敢贴近身边那个睡得极不踏实的人。

小乌鸦的全身又一次抽动。他又一次掉进水里了。

于是下定决心,他终于小心伸出手。

“我最可爱的小乌鸦,

你是我心上的宝石,

尽管皮肉的束缚生生隔开我们,

让我紧紧拥抱你,

就好像最虚妄的愿望——

了解你,安慰你。”

他的小乌鸦扭动身子,力气很大。

“我快抱不住你了。”

熟睡的人适应了清醒者的体温,逐渐不再挣扎。

他将面颊贴在对方的后背,额头抵住那温热跳动的脊梁。

“就好像我能从中汲取力量,

就好像我们是真正的,

一对,

伙伴。”

他想着他的小乌鸦,想着自己,分不清到底该想谁,到底在期望谁。

“我是彻头彻脑的混蛋。我配不上任何人。不要反驳,我十分准确、悲哀地了解自己。”

Brendan,他的小乌鸦,终于不再抽动自己的身子了。他下降到最深的水底去了?

“你又一次离我而去了吗?

我知道自己的灵魂永远得不到安息,

就如我永远无法沉入水底,

我只能做一具浮尸,

在那一点点的肉体泡开以后,

肿胀惨白地挂在水中。

我的灵魂毫无重量。”

Brendan翻了个身子,面对他。

那两只明亮的眼睛叫黑夜和眼皮彻底遮盖住了。可是他仍在用力凝视,仿佛目光会成为有力实体,使他能够见到期望的事物。他被同样紧拥住了,脖颈处有熟睡者滚烫的鼻息。化掉了,一切都要因为他的小乌鸦化掉了。也许他的脖子已成为浓稠的液体,也许到了黎明他将不再存在。

可是怎么会呢。两人有力的拥抱便是证据。这一瞬间便是永恒,哪怕只对于他自己。这个拥抱是永存的:在许久许久以前便早已注定,在所有事物都毁灭的那一刻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唯一的含糊之处,反而是现在。

泪水自然强烈地涌出,他收紧双臂,继续,继续,继续,继续,继续……直到耳朵落下一个吻。

“怎么了?”

“这不是我。”

“……”Brendan静静听着。

“这不应该是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嗯。”

“我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快死了。”

他又得到一个吻。

他住嘴了。

他不想再透露更多关于他是一个混蛋的事情了。

虽然他极为深刻的知道自己是一个混蛋,混蛋,混蛋,无可救药的混蛋,该死的混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一个混蛋的自私。

怎么办呢。相处的越久,他的小乌鸦总有一天会发现这一切的。

到了那时候……走吧。去哪?无处可去。那就让自己隐蔽地死在他脚下,铺筑一条、一小段熟悉又陌生的路。让他成为一种感觉,小乌鸦再也记不得的人。

他心上的宝藏啊,

他竟是爱上了宝藏,

于是丑恶面孔遭到自我嫌弃,

他得小心隐藏,

莫要叫他的小乌鸦察觉。

晚安。

带来厄运的小乌鸦。

让人们在黑夜的掩护下尽情经历噩梦。

清醒者做了噩梦。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