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绿虫/一整个夜晚的寒冷与希望】

送给我最爱的小虫
大概是新版动画的背景?其实两人的设定就是最普通的那个——最好的朋友
不管是终极虫还是新版动画里的,每次看着他强撑着战斗我都好心疼,所以有了这篇文
至于那只狗,我不知道哪里看的他和狗狗的图片,就写了出来
希望大家喜欢能喜欢文,更希望大家喜欢虫(๑˙ー˙๑)    





      Peter捂住腰,衣服里的血液已经凝结成一大块,不舒爽的粘在皮肤和伤口上。他的浑身都带着酸痛和无力,若不是心里强撑着他毫不怀疑自己会与那些恶人倒在一处,甚至在更早的时候他就该倒下了。
      黑夜竟也会给自己带来安全感。他在心里自嘲地笑笑。起码现在他不用太过担心自己藏身的巷子会被别人发现,至于身上那大片被血迹浸湿发深的痕迹,在这夜色中也不会被注意。
      “你瞧Peter,现在你还能去哪里?医院?药店?回家?哦,别想了Peter,aunt May可承受不住你的这些伤口,哪怕是苍白的面孔。”他不知在用什么身份对自己唠叨着,那声音又因为巷子的寂静被扩大许多,于是渐渐止住了。
      现在刚刚步入夏天,还不够遮盖住夜里的寒冷,他的头脑因为这些凉风稍微从疼痛中挣脱出来几分,得以暂时摆脱混乱的思绪。
      “吹吹风就回去吧,别让她太担心了。”
      Peter攀上墙壁,将自己隐藏在街道的灯照不到的地方,将后背和脚贴在墙上,两条胳膊抱着膝盖,最后将自己的脸全部埋在那臂弯之中。通过蜷缩在一起,Peter终于在这寒夜里感受到一些温暖。
      “哦,你闻起来真是糟糕透了。”
      他尽全力汲取自己身上的一点点温暖,哪怕是这些温度也让他舒服的快要睡着了,“那些混蛋……”他轻声呢喃,进入一种介于睡与醒的边界。

      “旺!”
      Peter的心猛然一震,那感觉难受的已经具像化。他向下望,是一条米色的毛发微卷的流浪狗,仰着脖子冲自己叫。
      “我占了你的地盘吗。”
      小狗呜咽着坐下,歪了歪头,仿佛在琢磨眼前花花绿绿小丑一样的生物在说些什么。
      “小可怜,小可爱。”
      他笑着伸下一条腿,想要下去摸摸那脏兮兮的小狗。
      “天呐!”
      刚做出动作他便不禁更加地蜷缩起来,捂着腰上的伤口,那伤口因为一段时间的静止现在又开始疼了,而只是刚刚一瞬间的动作,他在身体里搜寻的最后一些热量全部消散了,寒风开始同化他的体温,他的肩膀他的嘴唇他的全身都在不住的抖动。
      “想想办法Peter,你快要死了。”
      突然想到什么,他笑着补充:“而你甚至都没有点燃一根火柴。”
      “我真的好冷……”
      Peter还是下到地面上,依靠着墙壁坐在灯光的旁边。那只小狗被他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舒服的躺在他的胸脯,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摆着。
      “你这小笨蛋,我在利用你,用你来暖和自己。”
      小狗大大的,圆圆的,乌黑的眼睛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他。
      “谢谢你。”
      两个生命凑在一起生出的力量是一个人无法比拟的,Peter感觉自己好受了很多,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万幸地是那蜘蛛能力给他带来的治愈让他相信自己暂且死不了,虽然现在他的头脑有些发热。
      “亲爱的,你先起来一下。”Peter检查了伤口,完全被战服和血液的混合物该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去清理那些血痂,最后索性用自己的蛛丝将那里一并盖住,权当包扎。他重新靠回去,小狗自然的爬回他的胸脯,寻了一个舒服姿势卧好。
      “哈哈,你倒是自觉。”
      Peter控制不住的也睡了过去,然后被自己吓醒。他低头看胸口上沉甸甸的重量,那小狗动了动又睡回去了——它还很小。离天亮已经不远了,看来一会只能胡乱编造一个借口糊弄aunt May了。他的心莫名的蜷缩起来,委屈着,寂寞着,让他的眼睛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于是最后一些睡意也随着冷风消散了。
      小狗睡的很香,他不忍打扰,百无聊赖之际他将手伸出阴影,触及到一直离自己很近的幽白的灯光。他用一只手变化成各种形状,看街灯下手的倒影变成一只只模糊的小动物。
      “还差了一根木枝。”他自言自语。可是另一边的手为了不惊动睡熟的小狗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他用眼睛在周围摸索,终于捡起一根真正的小木枝摆在灯光下,满意地看着自己手比划成的小鹦鹉又了落脚的地方。上一次玩这个是什么时候?哦,那时uncle Ben还在,小Peter总不爱自己做手影,总要求Ben伸出另一只手配合自己,说自己一个人玩太寂寞了。到现在,距他离开也没有过太久,是啊,他死了,因为自己。

      天空的一面被还未出现的太阳打出剔透的蓝色,那是希望,也是温暖的象征。Peter轻轻拍了拍小狗的头,将它叫醒。
      “好了,亲爱的朋友,新的一天开始了。”
      小狗有些恋恋不舍。
      “没关系的,我们会再见面,我会给你带来一大堆的火腿,那些多出的你就分给朋友,说‘看,这就是我,你们慷慨的朋友。’说不定下次见面你就成了狗狗的大王,请一定要相信自己。”
      街道上有了打扫的人,Peter荡着蛛丝游荡在街面,看着刚刚睡醒的纽约,他还能去哪里?他甚至无法给自己找一身干净衣服。
      他突然注意到因为快要没电被自己关机的手机,想了想还是打开,做好被aunt May教训的准备。
电话响了。
      “Peter!你在哪里!aunt May找你的时候我说你在我这里,你这一晚上都到哪里去了!”
      “哦,Harry。谢谢你。”
      Harry还想说些什么,被Peter笑着打断了。
      “Harry,你有没有干净衣服。”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