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菟

【边城同人/后来的事】


因为各种原因写得匆忙
并且文笔也不好
若是可能以后会写个甜点的后续
毕竟生活总是两者交杂的

啊 别理我
1k多字
(刚才不小心删了

伯伯走了,翠翠仍在等待,而等待着的人在她的脑海里已被时间和想象填补得辨认不得,但她依然在等,只因为习惯。
黄狗老得无法先一步咬住绳子上岸,却仍喘着粗气跟着翠翠来往于每一次过渡。翠翠大概意识到什么,总将这条老黄狗放在膝上,一下一下的在阳光里为它顺着纠结的毛发。
媒婆们对于她也是纠结的,一方面翠翠身上的灵性足以使她与任何一位男子的婚姻都是顺利且美好的,而另一方面,与顺顺一家的纠缠使她们不好随意举动,当然更重要的是人们需要这条渡船,而现下这渡船已完完全全与翠翠联结在一起。
有什么关系呢。
翠翠想起这些嘴角便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她很是沉浸在独守这条渡船、这座白塔、这片竹林的清闲里。她得以用更多的时间去吹响竹笛,去聆听水声。她再没有离开过这里,偶尔需要买用的东西她也只是摆脱渡船上的人帮忙,那些人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女孩的小小请求,更不要说她与她的爷爷无异的正直。
人们都说这女孩因为一个人呆的久而变得痴了,这对一个在自然的灵动中生长起来的人说是多么大的笑话。然而若是亲眼看见她坐在塔便双眼涣散地吹着竹笛,亦或是渡船时凝视着船便水花的眼中、唇角带着的温柔笑意,大概也没什么不好相信的。船上的人有时会笑着问:“翠翠,你几时嫁人啊。”这些话已不会惹起她任何红脸,她只是温柔地小声回答:“翠翠不嫁人了,翠翠嫁给渡船了。”这话说完了她才有些后知后觉似的微微红了脸,然而并无什么躲闪的样子,倒像是当真嫁给了渡船。“哦?那二老回来了怎么办?”那人还在继续无恶意的与她搭话,这时翠翠脑海里才浮现出那个深刻在心里,美好得淡薄了的身影,“他啊,不会回来了吧。”

二老回来了,带着他的新娘。顺顺有些愧对这个渡船的女孩,然而翠翠听到这个消息只是淡淡地笑着,对他说:“恭喜了。”
新娘子的花轿上了渡船,周围人中有本地的知道事情始末的都有些不知怎么面对翠翠,只是扯出尴尬的笑看着翠翠,翠翠回以微笑,拿出竹笛先在这水面吹起那首悠扬的曲子,其他人于是也都重新举起乐器和着。新娘子大概觉出了什么不一样的,将头转向最先的那个不一样的声音。
翠翠不再扮演新娘子了,甚至有时后她还会庆幸自己没有嫁到顺顺家,这片只属于自己的领地上的轻松自由较之一个男子似乎更加有意义。
她有时会遇到那对甜蜜的夫妻,新娘是个娇小的,有着湿漉漉的明亮眼睛的温柔女子,她大概是知晓了那个悠扬声音的主人或事多少探听了一些关于翠翠的风声,对上翠翠时目光更是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总想为她做些什么。至于二老呢,翠翠不愿看他那幅愧疚的神色,便尽量不去看他,只当互相忘了。

一切似乎渐渐归于平静,唯有端午的鼓点声是翠翠唯一感受到外界的途径。
翠翠坐在水边,一手伸长招呼着身边的黄狗,然而迟迟没有回应。翠翠这才想到什么收回手,闭上双眼回忆着几年前关于大鱼的笑话、梦里的歌声,她心里有些难过,转而回忆那边的繁华景象。她在想象的世界里行走,然后因为想象的世界里的什么事而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便掉下来。
翠翠仰面躺在地上,大声地哭着,肆无忌惮地哭着,鼓声就在耳边,她却与鼓声的一切隔离开。

翠翠愈发温柔的笑了,对身边的一切。





评论(2)

热度(21)